新闻中心

行业新闻

首页   >   新闻中心  >   行业新闻

创新高 中美贸易颇具韧性

发布时间:2023-03-06      浏览量:1902   
2022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创历史新高,表明中美关系虽经历各种曲折,双边贸易关系仍颇具韧性。不过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,中国对美出口增速逐渐放缓,8月同比下降3.8%(按美元计,下同),此后3个月,降幅持续扩大,分别为11.6%、12.6%、25.4%;12月虽有所收缩,但仍下降19.5%。

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静认为,去年下半年开始中美贸易增速放缓主要原因有三:一是美国居民商品消费需求被提前透支;二是企业库存高企、补库存意愿走低;三是越南、墨西哥等生产国供应链恢复挤占出口份额。

为应对新冠疫情冲击,美国加大财政刺激力度。2020年3月,特朗普政府通过的《冠状病毒援助,救济和经济安全法案》共向美国居民部门发放资金超过6000亿美元。时隔仅一年,拜登政府再次通过《美国救援方案法》向居民提供额外增量收入,累计支出1.9万亿美元,其中直接向个人付款4100亿美元、可全额退还的儿童税收抵免1100亿美元、增强的失业保险福利2060亿美元。两项政策明显推升了消费需求,使美国私人消费支出迅速攀升至趋势水平之上。

疫情使美国服务消费受阻,巨量的财政刺激大部分转化为商品消费支出,尤其是耐用品消费,其同比增速大幅高于服务和非耐用品。但提前透支的耐用品消费在2022年中急转直下,同比增速断崖式下跌。作为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主力品类,美国居民耐用品需求走低带动中国对美出口增速大幅放缓。玩具、家具、塑料制品、纺织品下滑幅度尤为明显,2022年7-12月累计同比增速分别较2021年同期下降55.1、38.4、28.7、19.6个百分点。

新冠疫情和贸易摩擦给全球产业链稳定带来挑战,2021年美国供应链运行明显受阻,商品库存始终低位运行,企业补库存意愿强烈。随着全球疫情进入稳定期、各国放开疫情管控措施,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逐渐恢复,美国企业生产和进口的限制减少,库存水平随之逐渐行至高位。与此同时,终端消费需求已被提前释放,零售库存增速大于消费增速,批发商和零售商库存消费比逐渐回升。高企的库存消费比使美国企业进口商品的意愿大幅降低。除一些专业设备外,大部分耐用品的库存销售比处于1.5及以上的区间。叠加美国经济整体处于设备更新和生产扩张的下行周期,企业补库存意愿持续处于收缩区间,使中国商品出口增速承压。

美国企业大多位于产业链上游的研发设计和下游的营销环节,生产环节则被配置在劳动力、原材料等要素丰富的国家和地区。因此,美国本土的消费需求需通过从全球其他生产国进口来满足。疫情的暴发对全球供应链造成较大冲击,美国进口的区域结构随之发生变化。2021年-2022年上半年,全球主要生产国尚在疫情防控政策封控之中,墨西哥、越南、印度等生产和投资持续收缩。但中国得益于“六稳”“六保”政策及其既有的完备基础,产业链迅速恢复运转,成为填补美国商品需求缺口的主要替代。从数据中可以看到,2020年6月-2022年6月,进口自中国的塑料橡胶、纺织品、交通运输设备、船舶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重分别较2019年上升1.2、2.2、1.0、0.8个百分点。

但2022年下半年,越南、墨西哥、马来西亚等国的疫情管控措施全面放开。短暂的感染高峰过后,其产业链、供应链便迅速恢复稳定。而此时中国国内疫情多发散发,疫情防控政策以“动态清零”为原则。中国与其他生产国在疫情防控政策上逐渐分化,此前从其他生产国转移至中国的订单陆续回流。加之中美贸易摩擦不降反升,美国企业出于供应链安全的考虑,开始将部分生产环节重新配置在东南亚和拉美地区。最终导致中国对美出口份额逐渐下降。

美国主要进口来源国的份额变化能够说明这一点。其中,纺织品、塑料制品和家具的份额变化最快,电器的变化相对较慢,可能的原因在于电器的生产链条相对复杂,份额转移需要更多的时间。2020年7月,进口自中国的纺织品占美国纺织品进口总额的78.2%,2022年11月下降至50.1%,而印度、越南、墨西哥的份额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。塑料制品出口份额中,来自越南和墨西哥的挤占较为明显,2020年7月中国出口塑料制品占美国进口的38.2%,2022年11月下降为25.3%,而墨西哥、越南份额则分别从9.4%、1.9%上升至10.9%、3.4%。中国向美国出口家具的份额同样在2022年7月之后面临墨西哥和越南的挤兑。2020年7月中国出口的电子设备占美国进口份额的35.2%,而2022年11月下降至28.5%,在此期间,越南份额明显上升,且2022年下半年,越南和印度的份额与中国份额呈负相关关系,说明中国在电子设备出口领域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激烈竞争。


来源:国际商报